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382498306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写在清明的风雨里  

2012-02-21 20:20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一剪梅《写在清明的风雨里》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怀念我的父亲

      春雨密密地从灰色的苍穹中斜织下来,尤如我浓浓的思念;雨幕下,金黄的油菜花、雪白的李花、粉红的桃花都次第开放了,但她们全然没有了春日下的蓬勃与灿烂,每一片花瓣都饱含着晶莹的雨珠,恰似我思念的泪滴。站在春草萌动的坟冢前,回忆过往每一个充满亲情的日子,任凭泪水湿透衣襟,把对父亲无尽的思念写在清明的风雨里。

     父亲是一个普普通通、地地道道的农民,在他将近花甲的短暂岁月里,经历了太多的苦难与伤痛。小时候常听祖母说,祖父在修建危水水库时  水身亡,那一年父亲年仅十五岁,孝敬母亲、抚养三个年幼的妹妹的生活重担全落在了父亲尚且稚嫩的双肩上。为了生活,他和村里的成年汉子一样下田地、上水利工地。不知怎地,每次听到此处,我就会想象父亲当时辛苦劳动的样子——他推着装满稀泥的手推车,涨红了脸,喘着粗气,弓腰驮背,活像一只虾米。我的眼泪就会不自觉地滚落下来。父亲二十岁那年成了家,可是,上天不但没有眷顾苦命的父亲,反而将更多的厄运降临到他头上。我年仅四岁的大 姐——喜儿和两岁的二姐——翠儿相继妖折。母亲承受不了这撕心裂肺的丧女之痛病倒了。父亲只好带着母亲四处求医问药,原本一贫如洗的家更是陷入了绝境,万般无奈之下,父亲只好变卖家里仅有的两间茅草屋,带着妻儿老小住到了生产队的瓜棚里.。母亲一病就是三年,那是一段多么痛苦而艰难的岁月啊,父亲怎么承受得了呢!终于有一天身心俱疲的父亲昏倒在工地上了,锋利的铁锹割破了他的右膝,伤口竟是那么深——简直露出了腿骨!工地是上不了啦,可是为了维持生活,为了给母亲治病,父亲不能有丝毫的歇息,任然拖着伤病的身子在工地帮厨。后来母亲的病渐渐好了,我想,那一刻父亲该是多么高兴啊!只可惜这种简单的幸福也如昙花一现——我年仅二十多岁的小姑妈病逝了。她撇下了三个儿女,最大的女儿也只有八岁,而且高度近视。最小的儿子才八个月。父亲将这两个孩子接回了家,无疑这给原本有四个儿女要抚养的家又增加了沉重的负担。生活的重担压得父亲喘不过气来,从我懂事起,就觉父亲特别苍老,脸上那深深的皱纹从来就未舒展过。

      随着我们渐渐长大,日子慢慢开始好转了。但记忆中的父亲仍然不曾有过片刻停歇,他每天总是天不亮就开始劳作,农闲时节,父亲就到建筑工地做小工,又脏又累,工钱又低,可父亲从未间断过。至今想起来仍叫我悲痛欲绝的是一九九一年的夏天,父亲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工地上回来,回来的当晚父亲不停地上厕所,一夜未眠,第二天天刚蒙蒙亮,父亲就准备下地割稻子,谁知父亲倒在了田埂上,大块大块漆黑的淤血从父亲口中吐出,当时的我又惊又怕,回想起父亲昨晚一夜不眠,我赶紧跑回去查看——原来父亲昨晚便的全是血!父亲彻底病倒了——已是胃癌晚期。我深爱的父亲!深爱我们的父亲!面对痛苦不堪的父亲,面对不久就回离我们而去的父亲,面对一生操劳不曾过过一天舒坦日子的父亲,我无助,我悲痛,我深深地自责——我为什么没有关心过我苦命的、为我们辛苦操劳的父亲?近几年来,父亲常说胃疼,虽说我劝过父亲去看病,但是父亲要么说太忙,要么说他自己的病看不了,白花钱而已,我却不曾坚持过。记得有一次,父亲胃疼得实在没办法,才下了很大决心到医院,可当父亲知道买那瓶药需十三块八角钱时,父亲心疼了。现在想想,那时的我怎么那么不懂事呢?

       父亲离我们已经近二十年了,在这二十年里,我的思念与日具增,驻立在清明的风雨里,我把思念和懊悔写下——子欲养而亲不待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